拳皇命运国语|拳皇命运红丸壁纸

浙江大學數學學院教授、詩人蔡天新分享“跨界思維”

不會旅行的數學家不是好詩人。用這個看似摸不著頭腦的網絡句式形容蔡天新教授可謂十分貼切。浙江大學數學學院教授、博士生導師蔡天新是一位“奇人”。他是山東大學理學博士,寫一手漂亮的好詩,同時還是一位旅行家,去過大約100多個國家,其游記融匯天文地理風土人情,讀來趣味盎然。

5月25日,蔡教授受邀出席關山月美術館四方沙龍,并在此舉行了一場題為《看見與發現,當藝術遇見科學》的講座。講座中,蔡天新侃侃而談,從畢達格拉斯、丟勒講到《紅樓夢》《靜夜思》……其淵博的學識、有趣的表述,瞬間圈粉無數。

科學與藝術自古就是一對孿生子

數學是很多成年人的“童年噩夢”。然而,在蔡天新的眼里,自古文理不分家。數學蘊含著自然規律的秩序之美,而這份美是高度詩意的。歷史上,科學與藝術相互碰撞火花激蕩的例子更是不勝枚舉。

蔡教授信手拈來就是兩例。  其中一例,他曾在《畢達格拉斯之謎》的文章中,他用詩的形式表述畢達格拉斯定理:

斜邊的平方,

如果我沒有弄錯,

等于其它兩邊的

平方之和。

“畢達格拉斯定理”就是一首含義雋永的現代詩。“詩歌屬于藝術的一個門類,這是科學與藝術的第一次碰撞,用藝術的語言來描繪科學定理。”第二個例子,蔡教授一下把時間拉到16世紀的德國,丟勒有一幅名畫叫做《憂郁》,這幅畫的特別之處就在于,畫里藏有一個窗格一樣的正方形,里面有歐洲最早的幻方。神秘的幻方,也讓丟勒的這幅《憂郁》成為德國最負盛名的畫作之一。

談及西方繪畫,必然繞不開達·芬奇。“達·芬奇到了30多歲的時候積累了一定的財富和社會地位,有機會學習幾何學,并且進行研究。到了46、47歲,現在是中年那時候已是中年偏后了,他才畫出了他的名畫《最后的晚餐》,畫《蒙娜麗莎》應該是68、69歲了。可以看出他30歲時對于幾何學的學習、研究,對以后成為偉大的畫家是至關重要的。”

蔡教授說,“西方古典藝術要求精確,就像唐詩宋詞,不僅要押韻,而且要符合現實生活的邏輯。一個重要的特征,用亞里士多德的話就是模仿,把什么東西描繪得準確,這在當時是最高標準,這離不開科學。”

現代藝術需要“機智”的大腦

時代在變化,科技進步日新月異,文化藝術自然也是步履不停。

“19世紀以后藝術的要求變了,科學的方法也變了,如果你現在大學里學數學還是研究歐基里德幾何學的話,大學恐怕很難畢業了。一定要用現代的方法、現代的科學、現代的藝術、現代的標準來武裝你的頭腦。”蔡教授說,“我把現代的標準用一個詞來概括,就是機智,模仿是亞里士多德的說法,機智是我個人用的詞。什么是機智?就是深入事物隱秘的深處,而不是表面現象,從中找尋到一種相互關系,這就是機智,這是哲學家、美學家的定義。我個人用一個通俗易懂的話,就是把兩件不同的事物聯想在一起,并且合情合理,這就是機智。”

西方現代繪畫的代表性人物畢加索就是一個極其“機智”的人。蔡教授以畢加索為例,說明“機智”對現代藝術的重要意義。“畢加索的業余愛好是雕塑,這是他的雕塑作品。像什么?像公牛頭,長著很長的牛角。問題是他用什么材料?鐵,但是畢加索不是鐵匠,他要像達·芬奇學很長時間才能打成這個樣子。他‘投機取巧’用的是現成品,他把一輛自行車拆了,坐墊用來做牛臉,把手用來做牛角,放在一起就像一個公牛頭。”蔡天新說。

“坐墊和把手,這兩樣東西一直存在于自行車上,但在畢加索之前沒人把它做成公牛頭。這就是畢加索的機智。但是你不要模仿他這樣去做,因為藝術講究獨創性。”還有一例同樣來自畢加索。“畢加索作為畫家肯定是數學比較差,但他有悟性,另外他還會交朋友,畢加索的一個好朋友是保險精算師普南斯,此人喜歡數學,他也買了龐加萊的科普著作《第四維、立體主義與相對論》。有一次碰到畢加索,兩人在某家咖啡館喝咖啡時,介紹起了最近看的這本書。畢加索聽了有點糊里糊涂,但是他悟性很高,回去就畫了《阿維尼翁的少女》,試圖把四維空間表現在二維的畫布上。”

數學和詩歌都是高度抽象和自由的存在

在生活中,總有人疑惑地問蔡教授,“你是一個數學教授又寫詩,這兩個不矛盾嗎?”在當日的講座中,蔡教授正面回答了這個問題。他說,“我覺得數學和詩歌思維方式很不相同,關注的內容也不一樣,但是有很多的共同點。這個共同點的發現其實也是一種發現,表面上看是不一樣的,但是通過隱藏在內部的東西,發現其共同點,那才是真正的有意義的發現。我下面就講幾個理由,說明數學與詩歌,大家認為相距最遙遠的兩個領域其實是相通的。”

“第一個共同點,無論數學還是詩歌都不存在于事物的表面,而是潛伏在事物的最深處。 第二個特點是都需要靈感。其他藝術形式也需要靈感,但是詩與數學特別明顯。不僅需要靈感,兩者的共同點都是簡練,比如‘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,舉頭望明月,低頭思故鄉’20個字,這是非常偉大的詩歌。牛頓他們為什么有名?他們用一個公式表現了萬有引力定律,如果用復雜的公式表達就不偉大了。愛因斯坦的相對論,智能轉換公式也是很簡單的,還有伽利略自由落體的表達也是很簡練的。詩歌雖然也很簡練,包括李白的《靜夜思》、王之渙的“欲窮千里目,更上一層樓”,但包含的意境和思想是很深刻的。”

“ 還有一個共同點是自由,我個人之所以做數學做詩歌,這么多年樂此不疲,我最享受這一點,這是人類最自由的兩項智力活動。都是一張紙、一支筆可以做數學,可以寫詩。其他的不行,寫小說一張紙肯定不行。”蔡天新說。

編輯 王雯

(作者:讀特記者 劉莎莎)

評論一下
評論 0人參與,0條評論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最熱評論
最新評論
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拳皇命运国语